他是特朗普唯一的朋友:特朗普与迈克尔杰克逊的友情故事

看着川普站在演讲台上,不羁的发型,邪魅的嘴角,胡言乱语的说辞,处处带着一份冷漠两分凉薄三分讥诮;不免让人腹诽:这样的人用过真心换过真情吗?有过至交处过朋友吗?

探究之下才发现,这个利益至上的老头,却与天王巨星迈克尔·杰克逊有着一段感人心脾,令人神伤的友情往事。

当年杰克逊深陷恋童案风波,一时间树倒猢狲散,周围携裹的尽是谩骂与嘲讽;站在他身边的只有特朗普。

谈到特朗普与杰克逊的初相遇,还要从1988年3月,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办的“BAD真棒”巡演说起。

据特朗普的回忆,当年他在演出的后台第一次见到杰克逊。台下的杰克逊害羞且低调,很难想象这样的人如何在舞台上肆意张扬。

可当杰克逊登上舞台后,就如同换了一个人,无与伦比的歌声伴随炫酷帅气的舞步,把舞台气氛直接推向高潮。

台下的欢呼声如同疯涌的潮水般猛烈。这种氛围感染着特朗普,让他一改之前的认识。

1990年,特朗普泰姬陵赌场盛大开业。这个项目耗资11亿美元,是当时美国最为奢华的豪赌之地。

为了给开业典礼造势,特朗普特邀请杰克逊参加。杰克逊的出席让整个开业仪式的轰动起来。

就在杰克逊为特朗普赌场站台后的第二天,他收到了一个万分悲痛的消息:自己资助救治的艾滋病小男孩瑞安,最终没能战胜病魔,跟随死神的脚步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瑞安本是一个快乐成长的普通男孩,却被传染了艾滋病后,遭到了学校家长的联名。他们强烈要求瑞安退学,远离他们的孩子。

绝望之际的瑞安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天使–杰克逊。杰克逊出资将瑞安转到了更好的学校,还包揽了他所有的医药费;并经常在百忙之中抽空陪伴瑞安,在瑞安生命的最后时刻给予了他无限的温暖。

得知瑞安离世消息的杰克逊悲痛万分,当即决定动身前往瑞安的家乡印第安纳州。

特朗普得知此事后,不知是共情这个可怜的男孩,还是对杰克逊心生敬意与赞赏。他力邀杰克逊搭乘自己的私人飞机,并自愿一同前往瑞安的家乡。

到达瑞恩家中,杰克逊与瑞恩的母亲相拥而泣。瑞恩的母亲哽咽着对杰克逊说:“瑞恩在弥留之际一直很想再见见你。”

而面对得知风声早已等候多时的媒体,杰克逊只说瑞恩是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,对多年以来的资助,却是止口不提。

而此事以后,特朗普对杰克逊的善心与低调有了更深的认识。与之相交的情感更是在心中生根发芽。

杰克逊的童年充斥着阴影。父亲对他极为苛刻,剥夺了他的童真与自由,取而代之的是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。

1988年,杰克逊以17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了梦幻岛庄园,这个庄园占地2800英亩。杰克逊在庄园内建设了游乐场、电影院和动物园。

杰克逊买下梦幻庄园是为了弥补自己童年不曾拥有的快乐,更是对儿童们免费开放,供他们随意游玩。

就是这样一个拥有童心且关爱儿童的善良老男孩,却因恋童癖的丑闻深陷舆论与诬告的泥沼。

1993年,一个经常在梦幻庄园玩耍,名叫 钱德勒的13岁孩童指控杰克逊对自己进行了性侵;而平时对他不闻不问的钱德勒父亲,在这件事中充当了先行军。

钱德勒父亲在与杰克逊的电话录音中说道:“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,这件事情就会越闹越大,最终成为一场腥风血雨。”

即使杰克逊与其公司知道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敲诈,但为了不妨碍杰克逊的演出进程,只能向钱德勒一家支付2330万美元的赔偿金。

拿到钱的钱德勒一家迅速撤案,用这笔昧着良心的钱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可杰克逊却永远无法治愈他心中的阴影。

被无良媒体断章取义的报道混淆是非的人们,也都认为杰克逊愿意支付赔偿一定是心中有鬼且做过此不伦举动。

此时的杰克逊孤立无援,曾经交好的朋友们也纷纷散去;但特朗普却第一个站出来,声明他坚信杰克逊的清白,并邀请杰克逊搬进自己的川普大厦居住。

搬进川普大厦的杰克逊离特朗普的家仅有几层之隔,老特也经常邀请杰克逊到自己的家中做客。

特朗普的前妻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杰克逊是唯一一个可以随意出入我们家的人。”

杰克逊经常花很多时间陪我的孩子,甚至当时我的孩子还很小。他只是喜欢孩子而已,但他绝不是一个恋童犯,这一点我可以非常确信,他经常与我的儿子艾瑞克与小唐纳德玩,他就是愿意跟他们玩到天荒地老。

杰克逊也在新歌《钱》中披露了自己遭受了莫须有指控,且因此被污蔑勒索。他还在这首歌中向特朗普致敬,赞扬他赚得是有尊严的钱,而不是像一些人为了赚钱可以出卖灵魂。

1994年5月,杰克逊与猫王的女儿丽莎•玛丽秘密结婚,捕捉到消息的媒体再次撰写不着边际的文章来博取流量。

没有人比我更懂杰克逊。对于他们婚姻的真实性,我可以告诉你完全是真的,他和玛丽曾在川普大厦的房间里一个星期都没有出来,他们还一起到我的湖海庄园度蜜月,他们牵手相拥,看起来甜蜜至极。

杰克逊将患有白血病的孩子加尔文带进梦幻庄园接受治疗,但治愈加尔文后的杰克逊得到的不是感激,而是状告他性侵等11项罪名的诉状。

所有人都在等待大厦将倾,等待一个时代的坍塌。他们仅靠媒体的宣导就将杰克逊定于死罪,给他扣上了恋童癖的帽子。

80多个警察冲进杰克逊的房间搜查取证。他们随意对着杰克逊拍照,甚至是隐私处。他们为了所谓的证据可以随意践踏一个人的尊严。

我从未想过会让自己再度陷入如此脆弱的窘境,请保持开放的心态让我在法庭受审。我宁愿拧断自己的手腕,也不会伤害孩子。

他们任凭媒体用纸笔做成的炮弹将杰克逊轰炸得体无完肤,他们相信媒体所塑造的那个,漂白鬼,恋童癖的杰克逊。

曾经的挚友亲朋一个个离自己远去,站进了谴责者的行列。而特朗普,却在支持的原地,不曾动摇。

特朗普通过侦探查找证据,而后反过来指控原告,也就是加尔文的母亲有多次陷害别人的前科。

他曾经住在川普大厦,我从未见过他有媒体所描述的样子。我会为他抗争到底,因为没有人替他站出来。

就在他走后的第三天,1993年杰克逊性侵案的男主钱德勒终于说出了当年受父亲指使,诬陷杰克逊的真相。

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也出示了一份对杰克逊跟踪调查13年的报告,报告指向杰克逊根本没有恋童倾向。

时光流转,歌坛后浪扑前浪,杰克逊已成为一个时代标签;而曾一路支持他的朋友–特朗普,却站在白宫门口,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。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